深圳市重點新聞門戶網站
投稿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中國深圳網
正在加載數據...
當前位置:中國深圳網> 新聞> 看點觀點>正文內容
  • 用戶攜號轉網遭套路 被捆綁業務套餐網速變慢
  • 2019年05月10日來源:人民日報

提要:在今年全國兩會的第二場“部長通道”上,工業和信息化部部長苗圩表示:“年底前實現所有手機用戶自由‘攜號轉網’。”如今,“攜號轉網”落地進入沖刺階段。然而,有不少人表示,自己在“攜號轉網”中遭遇了“套路”:被捆綁業務套餐、轉網期間網速變慢……這些都成為“攜號轉網”落實過程中的“攔路虎”。

在今年全國兩會的第二場“部長通道”上,工業和信息化部部長苗圩表示:“年底前實現所有手機用戶自由‘攜號轉網’。”如今,“攜號轉網”落地進入沖刺階段。然而,有不少人表示,自己在“攜號轉網”中遭遇了“套路”:被捆綁業務套餐、轉網期間網速變慢……這些都成為“攜號轉網”落實過程中的“攔路虎”。

直擊痛點,帶著號碼“跳槽”

通俗來講,“攜號轉網”是指號碼可攜帶,移機不改號。過去,用戶若對自家運營商不滿意,想換運營商及套餐必須要更換電話號碼。“攜號轉網”解決了用戶轉網需換號這一長期存在的痛點,即用戶可以帶著手機號碼自由“跳槽”。毫無疑問,“攜號轉網”對于用戶來說是一個經濟實惠的大禮包。同時,它也有助于倒逼運營商提升服務質量,推動市場良性競爭,可謂雙向利好。

其實,“攜號轉網”并非新鮮事物,早在2010年,第一批“攜號轉網”試點工作就在天津和海南啟動。2014年,第二批試點花落江西、湖北和云南。2018年12月1日,上述5個省、直轄市同步啟用了“攜號轉網”業務受理新流程。直到今年3月,《2019年國務院政府工作報告》明確在全國實行“攜號轉網”。這意味著試點近10年的“攜號轉網”終于跨出了試點區,將于今年底覆蓋所有手機用戶。

據中國信息通信研究院數據顯示,截至2018年12月底,累計攜轉人次達167萬,值得注意的是,其中2018年新增63萬人次,同比增長62%。這一增長的背后是人們對于轉網不換號的迫切需求。

目前,根據工信部規定,想要成功辦理“攜號轉網”需要滿足以下3個條件:第一,“攜號轉網”的號碼必須實名制,必須是本人使用;第二,轉網之前如有參加運營商的活動,必須等活動結束;第三,“攜號轉網”的號碼不能有任何欠費。

遭遇“套路”,無奈放棄轉網

“攜號轉網”的加速落地,對廣大用戶來說本是福利。然而,在落實優惠政策的過程中,一些試點地區也暴露出不少問題。不論是轉網前的資格查詢、轉網中的程序還是轉網后的使用,都存在不同程度的“套路”。

在“攜號轉網”前,用戶都需要對自己是否擁有轉網資格進行確認。通過查詢,有用戶發現,自己竟擁有諸多不曾知曉的在網協議和套餐。漫長的等待使一部分用戶不得不放棄“攜號轉網”。而參加過移動電子券兌換、話費充值優惠、寬帶辦理等活動導致不能辦理轉網業務的用戶更不在少數。

在申請轉網的過程中,一些用戶發現自己的手機莫名多出了所謂的“優惠套餐”,比如合約期為2年的免費彩信包、合約期為1年的免費2G全國流量等。諸多“福利”延長了用戶和原運營商的合約期限,名為贈送福利,實為轉網阻礙。還有一些滿足轉網條件的用戶,被運營商告知“攜號轉網”存在諸多技術風險,比如無法正常接收微信、手機銀行、淘寶等第三方驗證碼的問題,最后無奈地放棄了轉網。

然而,成功辦理“攜號轉網”并不意味著一定能像轉網前那樣正常使用。有用戶發現,自己在轉網后被莫名“降了級”,難以享受部分通話業務和優惠活動。上述諸多問題都讓用戶在辦理過程中叫苦不迭。

化堵為疏,贏得競爭主動權

今年“五一”假期,中國移動在全網推出“查網齡送流量”活動,因贈送流量較多,引發網友熱議。有網友稱,這是中國移動的“套路”,參加后就不允許“攜號轉網”。對此,中國移動發布澄清公告,稱參與本次“查網齡送流量”活動期間不影響客戶辦理任何業務,包括“攜號轉網”。

這無疑為運營商提了個醒,處處埋“坑”的“攜號轉網”影響了用戶對各大運營商的信任度。中南財經政法大學法學院副教授戴盛儀指出,“攜號轉網”是消費者自主選擇權的體現,在辦理寬帶套餐或參加優惠活動時,電信運營商應當明確告知消費者享有的優惠及限制性權利。如果運營商未履行告知義務,雙方簽訂的格式合同應屬無效,運營商應當無條件為消費者辦理“攜號轉網”。

日前,工信部印發了《關于2019年信息通信行業行風建設暨糾風工作的指導意見》,明確提出要深化“攜號轉網”業務規范辦理,不得擅自增設辦理條件、人為設置障礙,不得利用“攜號轉網”實施惡性競爭行為。這一規定為落實“攜號轉網”按下了加速鍵。業內人士表示,“攜號轉網”是電信改革的必然趨勢,運營商應順應趨勢、化堵為疏,走創新服務之路,方能在“攜號轉網”全面落地后,贏得新一輪競爭的主動權。



責任編輯:嚴珣文
文章排行榜
hp同人之明日之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