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圳市重点新闻门户网站
投稿邮箱:[email protected]
中国深圳网
正在加载数据...
当前位置:中国深圳网> 汽车> 车企品牌>正文内容
  • 江淮战略遭拷问 3月销量下滑17%且产能过半闲置
  • 2019年05月06日来源:长江商报

提要:2001年上市的江淮汽车,在18岁资本市场迎来“成人礼”时,净利润巨亏7.86亿元首次告负,而且扣非净利亏损18.77亿元,同为“历史最差”。

2018年或许成为江淮汽车由盛转衰的“分水岭”。

记者统?#21697;?#29616;,2001年上市的江淮汽车,在18岁资本市场迎来“成人礼”时,净利润巨亏7.86亿元首次告负,而且扣非净利亏损18.77亿元,同为“历史最差”。

不仅如此,江淮汽车2018年销量下降9.48%,而且制定的2019年50万销量目标被指不切实际。有?#30340;?#20154;士向记者表示,这主要?#19988;?#20026;江淮汽车销量增长的内生动力不足。

“商乘并举”作为江淮汽车的重大战略,也遭到?#35828;?#22836;棒喝,其中乘用车销量为19.75万辆,同比下滑11.1%,高于整体降价幅度,这也造成了江淮汽车乘用车工厂过半产能闲置。

江淮汽车糟糕的业绩,也让董事长安进被扣上了“史上最差董事长”的帽子,甘愿自降薪酬。记者统?#21697;?#29616;,安进2018年的年薪与2016年相比,下降了近七成。

获补13亿难填巨亏7.8亿

江淮汽车2018年的业绩表现,应该是至少近18年来最糟糕的一年。

4月30日,江淮汽车发布年报显示,2018年营业收入达501.61亿元,同比增长1.95%;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亏损7.86亿元,同比下降282.02%;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为亏损18.77亿元,而2017年为9314.47万元。

江淮汽车2001年上市以来,至今已有18年。记者统?#21697;?#29616;,江淮汽车2018年的净利润和扣非净利均为“历史最差?#20445;?#32780;且净利润是首次为负。

有意思的是,2018年,江淮汽车计入当期损益的政府补助为12.78亿元。而2015年至2017年,江淮汽车的补助金额分别为3.47亿元、4.11亿元和6.02亿元,共计13.6亿元。江淮汽车2018年的补助金额比上一年增长了268.3%。

这还意味着,即便是2018年拿到的补助与过去三年相当,但依旧阻止不了江淮汽车跌入低?#21462;?/p>

进入2019年,江淮汽车的颓势愈发明显。2019年第一季度报告显示,江淮汽车1-3月实现营业收入约为146.33亿元,同比增长13.76%;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为6463.6万元,同比下降69.13%;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净利润为亏损3413.3万元,同比亏损1.55亿元,亏损额扩大。

江淮汽车曾在《2019年一季度业绩预减公告》中披露,公司第一季度业绩预减主要是由于非经常性损益政府补助减少所致,影响金额为3.25亿元左右。扣除非经常性损益事项后,江淮汽车业绩预计增加1.22亿元左右,同比约增加79%。

50万销量目标被指不切实际

江淮汽车业绩不振,要归因于销量不济。

产销快报显示,江淮汽车2018年销售各类整车及底盘46.24万辆,同比下降9.48%,这也是江淮汽车销量连续第二年下滑。2017年,江淮汽车销量为51.9万辆,同比下滑20.58%。而2015年和2016年,江淮汽车的销量分别为58.81万辆和64.33万辆,分别同比增长31.61%和9.4%。

就在?#20013;?#19981;断的下滑趋势下,江淮汽车突然给了市场信心。2018年11月19日晚间,江淮汽车公告称,根据公司初步测算,公司2019年度产销计划为:产销各类整车及底盘50万辆-60万辆。该产销计划为管理层初步目标,最终目标尚需经公司董事会批准。

然而,理想是美好的,现实是残酷的。产销快报显示,江淮汽车2019年前3月累计销量为12.93万辆,同比下跌9.09%。而且,国内汽车市场3月份销量有回暖迹象,但江淮汽车仅销售4.43万辆汽车,同比下滑17.51%。

5月3日,汽车观察员肖红向记者表示,江淮汽车2019年销量计划显得有些不切实际,如果是45万辆,则较为合理,“这主要?#19988;?#20026;江淮汽车销量增长的内生动力不足”。

值得一提的是,2018年,江淮汽车出口各类整车7.4万辆,销量同比增长13%,首次突破7万辆大关,位居中国汽车出口第四位。而2019年前3月,江淮汽车出口量为1.23万辆,同比下滑35.46%。

销量下滑直接造成了江淮汽车产能严重闲置。年报显示,江淮汽车目前年产能为79.7万辆,而2018年的产量为45.28万辆,产能利用率为56.81%。其中,重型商用车工厂、乘用车工厂和客车工厂的产能利用率不足50%,分别为49.50%、45.03%和42.94%。

“商乘并举”战略遭现实拷问

早在上世纪90年代,江淮汽车决定转变经营方向,向乘用车领域进军。

2002年3月,多功能MPV江淮瑞风的下线,拉开了江淮汽车进入乘用车市场的序幕。江淮汽车随后在2004年提出“商转乘”战略,2010年又确立“做大做强商用车、做精做优乘用车”的发展战略目标。

确立了“商乘并举”战略,2012年2月,安进当选江淮汽车董事长,彼时,江淮汽车开始大放异彩。

2015年,江淮汽车凭借SUV车型大卖,实现了近35万辆的乘用车(包括SUV、MPV和轿车)销量,同比大幅增长75%,被外界誉为“黑马”。

然而好?#23433;?#38271;,2018年,江淮汽车乘用车销量为19.75万辆,同比下滑11.1%。2019年前3月,江淮汽车乘用车销量为4.83万辆,同比下滑13.61%。

肖红向记者表示,国内SUV的红利期已过,面对众多自主品牌的“围剿”以及销量等因素,江淮汽车的市场蛋糕被逐步?#23433;鮮场薄?/p>

业绩不?#36873;?#38144;量下滑,安进也被外界冠以江淮汽车“史上最差董事长”的帽子,而高管?#19988;病?#21516;甘共苦”自降薪酬。

年报显示,江淮汽车董事长安进和总经理项兴初2018年的年薪分别为53.89万元和48.5万元,与2017年的83.07万元和64.76万元相比,分别下降了35.18%和25.8%。

实际上,江淮汽车2017年的业绩指标已处于下滑阶段。年报显示,江淮汽车2017年营业总收入为492.03亿,同比下降6.33%;净利润为4.32亿,同比下降62.83%;扣非净利为亏损9314.47万元,同比下降111.04%。

2017年,安进和项兴初的年薪相比2016年的173.01万元和155.71万元,分别下降了51.99%和58.41%。两年间,作为江淮汽车一二把手,安进和项兴初的年薪下降了七成。



责任编辑:严珣文
文章排行榜
hp同人之明日之后